咕噜咕噜清明明

一个很明显的邱非痴汉,每天深夜沉迷吹爆邱非。
ichu--leon,想要为他买超多的谷子。

[深夜瞎掰]大约是束光。

1.

旅人在沙漠里迷路了,兜兜转转在原地彷徨,反复快步行走却还是徘徊在原地,踏出的脚步已经没有最开始的那么坚定。多日没有进食,已经使身体变得虚弱无力,旅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偌大的沙漠里独自行走,企图寻找到出路。可惜…他依然没有找到。







「还是要走下去吗?」







「已经无路可走了……」旅人喝完了最后的水,多日来独自一人在沙漠深处的旅行让旅人无比烦躁,他开始像疯子一样撕扯自己的头发,在沙漠深处大吼大叫。







这样的行为让旅人很快就失去了活力和力量。







旅人浑浑噩噩走在沙漠深处,旅人依然在走着,哪怕毫无希望。干涩的嘴唇,布满红血丝的眼睛,被风卷起的黄沙覆盖的发丝。











2.

旅人在沙漠深处找到了一个嵌了无数华贵珠宝的神灯。







旅人怀抱着虔诚擦亮了神灯。旅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着什么,阿拉丁的故事…会是真的吗?







灯神从神灯中飘出来,厚重的烟构成了个人的模样,但是却看不真切。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哦。你的所有愿望我都能实现。」







旅人想要说出自己多日以来回家的愿望。但却始终开不了口。







「我的愿望…是什么呢?」 旅人问自己。







没有答案?





没有答案!





没有答案 。





居然没有答案,自己的内心深处到底是什么呢?







旅人突然有点恨自己。







「我的愿望是……」旅人用尽了全身力气也说不出那两个字。







「自己的愿望就是回家吗? 」







灯神虚幻的身影在风中摇晃。灯神许诺会替他实现的愿望也像是风中快要散去的烟雾。







旅人突然知道了自己的愿望。

「我的愿望是…跟随自己的本心。」

3.

灯神消失了,神灯也消失了。

旅人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继续在沙漠里跌跌撞撞行走。







「我找到了。」









旅人看着沙漠里的一片绿洲。水光荡漾,绿树婆娑。





4.

邱非拒绝了微草战队的邀请,留在了嘉世。













阅读理解w

迷失在沙漠里的旅人我总觉得像是邱非。像是经历了叶修离开,本应该由自己继承的一叶之秋给了孙翔,挑战赛被兴欣击败,嘉世解散的迷茫。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做,是留下来还是离开,面对一个名队的抛来的橄榄枝,是拒绝还是接受。接受了就可以有更好的环境去训练,拒绝了就只能在光华散尽的嘉世里担起重任。有不解,对叶修退役的不解,对一叶之秋的归属的不满和不解,有绝望,昔日豪门一夜之间褪尽光华从头再来。对嘉世的这个战队的爱,又让小邱非无比的复杂。

灯神是指叶修,在沙漠里拾到了一个神灯,和叶修打的指导赛,叶修的话,以及叶修过去在训练营的事情都让小邱非更加坚决地留在了嘉世。

小邱非跟随自己的真实想法留在了嘉世,并且担当重任。这就是最好的绿洲了…











大晚上的我在瞎扯什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