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清明明

一个很明显的邱非痴汉,每天深夜沉迷吹爆邱非。
ichu--leon,想要为他买超多的谷子。

[双安]萝莉控什么的,才不是呢


安琪拉和安蕾尔

手游马猴烧酒组x

私设安琪拉最喜欢的食物是披萨

无敌ooc

 萝莉什么的,真是太可爱了w

百合组一起缝小洋裙,一起对着昏黄的油灯看书x我能萌一辈子qw两人也都是火系[膜]魔法师,真.有话题可聊x


 

1

安琪拉生活在一座高塔上,一座特别高的塔上,虽说塔是高耸得直插云霄,云朵层层叠叠笼在塔尖朦朦胧胧,斑驳的墙体书写着历史留下的痕迹,绿色的爬山虎早就将整个墙体包裹起来了,塔尖有着安琪拉最喜欢的太阳的图案,闪闪发光地在云层里穿行,仿佛要与真的太阳一争高下,在刮大风的时候,风声带着爬山虎的叶子猎猎作响,吵得人不能安稳睡个好觉,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安琪拉自由自在地生活。

拿着沉重的大书带上披萨,从塔上一跃而下,耳畔尽是风声呼啸,安琪拉屈指贴在唇边念了句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咒语,火焰从她的指尖窜下包裹着自己,她看见落地时的尘埃裹挟着一拥而上,她听见火焰摇曳在身旁在疯狂喧闹。逆反了重力学的红色发丝被风吹起,被加持了魔法的黑框眼镜可以不用担心遗失在空气里,蓬松却超短的红色裙子下面是被隔壁高塔的龙骑士尤萝吐槽了不知几次的短裤,安琪拉对此却只是笑笑同尤萝打闹一番。安琪拉的高塔外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玫瑰,听说是尤萝的追求者种下的,追求者们兜兜转转却依然找错了地方,这座高塔可没有御姐尤萝,有的只是还忙着长高的安琪拉。

安琪拉一跃而下高塔的事情才刚刚结束,她又忙着朝玫瑰地赶去,安琪拉会在那一大片玫瑰中看书,只不过当阳光照射着书本熠熠生辉将眼睛反射得酸涩刺痛,这时安琪拉就会放下书本休息一下,安琪拉虽然很喜欢自己的黑框眼镜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更可爱,还可以让自己的近视缓解不少,她舍不得这双曾经为了考魔法师等级而经受过不少苦难的眼睛再次受伤呢。

休息的方式也不是很多,安琪拉其实还是很喜欢安静的,比如吃一个披萨『悄悄告诉你哦,安琪拉最喜欢的食物就是披萨啦(¯﹃¯)』,练习魔法又或者捻指召唤簇火苗去欺负尤萝,安琪拉也去会猜想她的真命天子会在哪里呢☆

那时的安琪拉总是一个人呆着,生活算不上有趣也算不上无聊,毕竟还有尤萝偶尔的拜访,插科打诨她可行了。

 

 

2

安蕾尔生活在高塔下的一片森林的小木屋里,森林里很美,叶子遮天蔽日,但是偶尔也会有几束幸运的阳光穿透照射进来,在草地上投下细碎光芒像金子般闪耀,调皮的动物也会窜来窜去,不过见到安蕾尔就全部变得乖乖的了。

安蕾尔很喜欢动物,这一点毋庸置疑,她曾经让森林里的小动物们都来小木屋里聚餐,可是下场不太美好,安蕾尔忘了自己不会做饭,还把厨房搞得一团糟,作为一个火系魔法师,安蕾尔对于做饭一窍不通,甚至连控火也是极差,最后只能靠万能收拾烂摊子的大熊来拯救了。安蕾尔端出了一些不明的黑色物体,动物们表示强烈拒绝,可是在大熊那凶恶的目光下,就只能乖乖地吃了,第二天,全体动物拉肚子,并且感受到了人生的绝望。

安蕾尔很喜欢这个地方。她可以带着自己的小熊穿着自己喜欢的小裙子在森林里游荡,她会弹指帮迷途的人们生一团火,她会去守护森林的和谐,不过,那些只不过是顺便而已。安蕾尔从来都不喜欢被别人的行动或者话语所主宰,她所喜欢的事情就是真真切切的不掺半分虚假。安蕾尔有一头金色蓬松的卷发,她常常说那是阳光的颜色是会温暖每一个人的颜色,干净而又明亮。每次和大熊和玩偶小熊出去的时候,安蕾尔都会认认真真地整理她的仪容仪表,刘海就是必不可少的了。安蕾尔的刘海自然卷,她常常花很多功夫去整理它,尽管它从来都没有整齐得让安蕾尔称心如意过。安蕾尔有一衣橱不同配色的小洋裙,黑色红色算是最常见的搭配,值得一提的是,安蕾尔的衣服全都是自己亲手做的哦。[动手能力100分√]安蕾尔会好奇地看森林旁的那两座高塔,会去猜想那里到底有什么呢?是有着吃人不眨眼的恶龙,被掳去的公主,还是有威风凛凛的龙骑士呢?

不过这一切都与安蕾尔的生活毫无关联,安蕾尔喜欢躺在椅子上做新衣服,而试穿的人自然就是大熊和她自己啦,不过安蕾尔对于颜色的搭配可是超级糟糕的,再加上安蕾尔只会做小裙子,所以红配绿之类的小裙子就只能穿在大熊和安蕾尔的身上了,安蕾尔天生丽质再加上又是个小萝莉自然没有问题,穿什么都很可爱。但是,大熊就只能凄惨地穿上红配绿小裙子被一旁想笑又被大熊想杀人的眼神盯得只能憋笑的一众小动物的围观。

3.

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安琪拉被尤萝拉出来逛逛,安琪拉现在内心简直是一肚子火,并且心里还有不少碎碎念一直循环,身边的空气都显得灼热了不少。尤萝个粗线条的倒是没有发觉兴冲冲地拉安琪拉左看看右看看,恨不得有什么好看的好玩的都拉着安琪拉去看个遍。

“安琪拉!看这个!”尤萝身形一闪右腿用力一蹬便直直地登上了树梢 “接住!”尤萝朝安琪拉丢了个饱满鲜红色泽亮丽的苹果。

安琪拉还正沉迷如自己碎碎念之中呢,对尤萝飞来的苹果竟然毫无察觉。于是,苹果就“啪叽”一声砸到安琪拉身上。安琪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安琪拉秀眉微蹙,手指上无意窜起了簇火苗,似乎温度比平时还要高一些,火光不定在微风中摇曳,一明一暗,所指的地方正好是尤萝待的那棵大树。

尤萝现在内心有点慌张,哦,不是有点慌张,是非常慌张啊!!!!恨不得以死谢罪,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是吧。[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放下那么多需要看的书出来可不只是看你犯傻的,就算我看完了书,我还必须去实践练习新的魔法呢。”安琪拉不悦地开了口,声音里尽是嫌弃和埋怨。

既然安琪拉没有直接丢团火过来,那么那么就表示她还没有真的生气,如果她真的生气了,那么后果就是我直接变成火人了。尤萝想到过去某一天安琪拉对他做的非人哉的事情不禁打了个寒战,真是想想都可怕。不过现在还有缓和的机会,尤萝换上了副虚假得不能再虚假谄媚的笑容说:“安~我知道错了嘛,原谅我嘛。下次我带你去龙族图书馆好不好?”

安琪拉冷哼一声表示她所有的求饶都不接受,正准备开口说呢,又听见尤萝话中的“龙族图书馆”,清亮的眸子亮了亮,轻咳一声开口:“就勉为其难原谅你吧。”

安琪拉不知道的是,尤萝在身后悄悄比了个v

4.

森林里的天气说变就变,不一会儿下起了倾盆大雨,安琪拉和尤萝东闯西闯居然闯进了森林深处,安琪拉摸了摸自己湿漉漉滴着水的衣服,发誓无论那个笨蛋路痴尤萝再说些什么也不会原谅她了。

“瞧!有个小木屋,我们进去避避雨吧。”尤萝走在前面探路,突然发现了个厚重浓荫掩盖的小木屋朝安琪拉喊着。

可不能再把这小祖宗得罪了,我得做些事情让她开心。

“有人吗——————?”尤萝把声音拉得老长,以此告诉屋主人有人来访。

“吼————吼————吼————吼”熊的怒吼回荡在狭小却温馨的屋子里。

“别闹了。远道而来的客人,你们是来避雨的吧,请进。”站在熊背后的小姑娘小声羞怯地说。因为熊太大了,而这小姑娘又太小了,所以叫人不容易发现。

安琪拉看着这个小姑娘,小姑娘看着她。安琪拉觉得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她,或者见过这只熊。小眼瞪小眼的尴尬场面就发生了。

厨房里小姑娘忙碌的背影被昏黄的灯光照射得朦胧印在墙面上,尤萝生性热情大方,不一会儿就和安蕾尔谈得火热,如果除去安蕾尔一直脸红之外。主厅就只剩了一人一熊。安琪拉与这只陌生但又感觉熟悉的熊待在一起十分拘束,只得望向别处缓解空气中的尴尬,一偏头就能看见小姑娘忙上忙下的样子,矮小的身躯在炉灶和水池旁边来回轮转,圆头小皮鞋踏在木板上的声音清晰可闻。安蕾尔就在浓汤和热茶之间选择泡杯热茶给这闯入家门陌生的人,毕竟对自己的饭菜是毫无信心啊。水沸腾得很快,才呆了一会儿就在咕噜咕噜叫嚣着。安蕾尔踮脚将放在略高炉灶上的水壶拿了下来,翻翻找找找到了放在角落的茶叶。沸腾的清水倒入杯中冲起茶叶,翠色茶叶随着水的方向在杯中打旋,冲起些许茶叶沫,茶叶的清香在这一刻激发。

“那个.....请喝茶。”安蕾尔端着茶的手些许颤抖,顿了顿才冲着二人说话,太久没有与人交流难免害怕,微微红了耳根。

神思早已经飘远了的安琪拉没有接过人泡了清茶的水杯,空洞双眸直直对上安蕾尔的碎金色的眼睛。见人没有回应,安蕾尔的耳根上的红蔓延到了脸上,“怎么了......?是这些茶不好吗,”安蕾尔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小声了。

安琪拉依然没有半点回应。直到尤萝看不过去轻咳了声,安琪拉这才从自己的世界中惊醒,“谢谢。”安琪拉正视眼前和自己差不多大却比自己略显害羞的小姑娘,接过了她手中的清茶抿了一口,热茶包裹着口腔每一处地方,顺着喉管滑下流于胃,灼热温暖,像火焰一样,能给人安全感,“很好喝,让人很温暖。”

安蕾尔见人终于喝了还被夸奖了,欣喜从心底一直蹦蹦跳跳冲破了心底,露出贝齿冲安琪拉甜蜜一笑,似是觉得有些不够淑女,匆匆装作淑女笑不露齿的浅淡微笑,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掩盖不住,“你喜欢就很好。”

安琪拉看了小姑娘的纯真甜美的笑容,被尤萝带出来淋雨的远足似乎也可以抛之脑后了,总之安琪拉眨眨眼也冲小姑娘微微笑着。

淅淅沥沥扰人的雨终于停了,树梢上滴下的水珠趁安琪拉不注意落在了她的鼻尖上,林间穿过些许清风带着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安琪拉的心情不知为何好了起来,也许是遇见了这个有趣的小姑娘,也许是林间的清风捎来的喜悦。

“你...可以以后经常来玩吗?”熊背后的姑娘鼓起勇气探出头来小心翼翼询问着,细碎如蝶翅一样的睫毛轻颤,抿起的双唇毫无掩饰表达出了主人的不安。

突如其来的一阵清风撩起两个年岁相似的小姑娘的裙摆,随着风的韵律轻轻摇摆,安琪拉因为过于认真研究魔法而无暇去修剪的发丝遮挡了视线,眼前的人的身影看不真切,仿佛也随着风摆动一般。

“好。”鬼迷神差下安琪拉就答应了安蕾尔的请求,不知道是因为那杯清茶沁人的醇香,还是因为对这个小姑娘的好奇。


Maye我觉得这个安琪拉好攻x我肯定写不完啦www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