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清明明

一个很明显的邱非痴汉,每天深夜沉迷吹爆邱非。
ichu--leon,想要为他买超多的谷子。

【邱非生贺12h】莫愁前路无知己

邱非在父母眼里一直都是个乖巧的事情,绝对不会干些出格的事情。自小到大,都按部就班完成每一件事情。从最初刚刚读幼儿园开始,邱非就表现出超乎寻常孩子的专注,小孩子总是会对一些新事物产生很大的兴趣,接触不久而又彻底扔下,其他孩子的玩具总是看到件新的就把旧的玩具扔在一旁不去理会,邱非将他寥寥几件玩具翻来覆去玩了直到他去读一年级,即使是父母想要带他去买些新的玩具,他也只是抿唇思索样子,从来就不接受。邱爸爸和邱妈妈一直对他这样的行为感到很困扰——小孩子童年的时候太闷了对长大时可不太好。可惜在多次劝说无果后,邱爸爸和邱妈妈终于认定了邱非是个实打实的犟驴,还是个劝不回头的那种。

邱妈妈和邱爸爸没有想到的是,上了小学的邱非似乎更......一言难尽了,幼儿园到底只是个最初级的版本吗?邱爸爸和邱妈妈无比心痛,我们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造就了这样的孩子啊,小学生不应该都是天天混吃混喝顺便努力努力免得考不上好的初中吗?那里用得着背着一大摞辅导练习册上呀么上学堂,似乎更难以理解的是主动报名补习班,邱爸爸翻着学校发的家庭教育的资料,流下了点点辛酸泪,书上的事例都是孩子各种不听话让父母操心,没有讲孩子太过于听话到底该怎么办啊。家长会上,呀!你的孩子怎么那么听话呀,快给我们传授几招管孩子的办法,邱妈妈就只有佯装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邱非这孩子,从幼儿园就让我省心。”内心却是无比的无奈,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放飞自我呀。

过了一堆熊孩子缠着邱非死乞白赖下河摸鱼上房揭瓦的岁数了,似乎在班上名列前茅的男生都很受其他男生的瞩目,邱非确实是既安静又会去认真学习的孩子,放在小学里并不常见,这也难怪会来缠着他了。邱非就超级平平安安快快乐乐长到了该去读中学了。

“听说有款游戏挺好玩的,班里的同学都在讨论,我也想去试试。”邱非埋下了头望着自己的脚尖,会去花去父母很多钱的要求他一向不提,哪怕是买双新鞋,邱非也依然是低着头挺小媳妇不好意思的模样似的。

邱妈妈原来正在厨房里烹制今日的早饭的时候就突然听着这话,三步并作两步冲出厨房,扯着喉咙喊:“老邱,听见没,儿子居然对游戏感兴趣了。”

邱非听了这话猛地抬起头来望向自己妈妈,抿唇依然同小时说要带他去买玩具一般,思索着。食指尖不知多久凑在了一起,接着又深入下去绞动自己的手指。

“听到了。不就是个游戏吗?有什么的......”邱爸爸抖了抖手中的报纸,翻过另一面看今日的新闻,看到报纸版面恣意飞扬的两个大大的荣耀的时候,邱爸爸还撇嘴抱怨今天的报纸买错了,“孩儿他妈,你今天报纸没有买对啊。”

邱妈妈用围裙擦着自己半湿的手靠着厨房门上,“我今儿没有买啊......”

“妈,这次如果我考得不错的话,我想去就我们杭州的那个嘉世训练营。”半大点孩子就这样低着头瓮声瓮气说了自己的想法。

“嘉世?”

“这报纸不是你买的吧......我看看嘉世获得冠军,不错啊,我儿子去也要去第一的训练营!”邱爸爸终于反应过来,但并没有像邱妈妈那样夸张,而是站起来直起身子拍了拍少年的背,“喜欢的话,就去尝试,总不会后悔的。”

训练室里,过于炎热的天气烤得连冷气也失了效坏掉,宽敞房间里摆放着几个风扇在不知疲倦呼呼吹着,冷气坏掉是想不到的事情,所以训练营决定放一天假给孩子们,但是训练室里仍然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电脑面前敲击着键盘训练着。

“数据不错嘛,你叫什么名字。”身着嘉世队服的男子叼着根没有点着的烟,侧身拉个椅子坐在邱非身旁。

屏幕上的训练程序依然在运行着,男子接过手来噼里啪啦按了一通,明明断了几秒的训练程序记录下来的成绩比邱非最佳是还要好。

“叶修前辈好,在前辈面前,这样的数据不过是......不值一提罢了。”邱非拘谨打了个招呼,似是有些难为情,空荡训练室里就唯独剩下了他和传说中的斗神叶修,如果是有几个伙伴还好,可以隐藏自己的身影再凑上去问几个问题,可是眼前就是一直崇拜的对象,实在是讲不出来。

男子双指把烟放下夹在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勾唇笑笑,“别过于自谦,你的数据确实很了不得,但你也许多可以改进的小地方。”叶修纤细手指直指屏幕上那个小人,在小人左侧画了一个圈。“这个地方,我可以看出来你的技能衔接一丝不苟,几乎没有很大的改动,但是,就是过于严密而对于对手突然改动的技能你容易感受到措手不及。这个地方。”叶修又把这个圈框到小人的左上侧“不需要那么多技能的衔接。通过左侧的格挡完全就可以用一波空闲技能和炫纹防御,过于机械化对手容易打乱你的节奏,在你分出多个技能防御他的攻势时,衔接不上的冷却技能就会拖累你。”

邱非望着那个身着嘉世队服的人,终于放下了拘谨,展颜冲叶修微笑致意,只有两个人的训练室,夕阳照射进来,镀上了层的昏黄微红,浓浓散不开的金黄夕阳衬托得他无比夺目。就像是总决赛的他带着嘉世走向冠军,英姿勃发。叫人移不开眼,邱非眼里满满都只剩下了他,渐渐模糊的红色队服。

枫叶真好看啊......

真想穿上那身队服和他并肩战斗......真想见识下“斗神”的厉害啊......

“妈,我想去当职业选手。”邱非提出不好意思的请求时总是会低着头,由于底气不足,邱非说话的声音就如同蚊蚁之声一般。

“什么?邱非你刚才说了些什么。”邱妈妈想尽力伪装成没有听清楚的样子,可是声音里的颤抖早已出卖了她,“什么叫做职业选手!你喜欢那个什么叫做荣耀的游戏,我知道,你也可以去玩。那什么嘉世的训练营也允许你去参加了的。你为什么现在突然要当什么职业选手。能吃饱穿暖吗!?我们这一辈子不求什么,只求你能吃饱穿暖,就算不大富大贵,至少也是个幸福温暖的家庭。”

邱妈妈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儿子突如其来如此之大的请求,着实叫人冷静不下来,邱妈妈的指尖扣在手心,“职业选手,就那几年巅峰时期,过了就过了,可是你在那之后怎么办啊,你还会去做什么,你还能有什么去做的。”

邱妈妈打断了邱非妄想再去劝说自己的话语,“邱非,没有可是,我不允许。”说罢,邱妈妈大步走进自己的房间里,猛地把房门摔上。

窗外是一直下不停的雨,淅淅沥沥似是在循环着邱妈妈的话,邱妈妈的话像是把重锤砸在了邱非的心上,又像是拿把小刀,一点一点地把心割下来,直到心变得空洞,再无什么当职业选手的企图。

母亲的话如同警钟,啷当一声把邱非从职业选手,和前辈一起并肩的黄粱美梦惊醒。心脏的跳动开始加速,他手指按在心口,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一定是我不对吧,父母们对我的期许如此之高,何必为了区区一个荣耀而去毁了自己的一生呢。

邱非突然想最后冲动一次,算作是对荣耀,对嘉世训练营最后的告别,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啊,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也许,再也不能和队员一起讨论如何让技术提升,和同伴一起乐呵呵开那种只有嘉世训练营里成员的玩笑了啊。也再没有前辈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手把手指出你的不足的了。

邱非在雨中跑着,寒风从他的身旁呼啸而过,仿佛故意避开了这个最后一次告别的少年,牛毛般的雨丝渐渐润湿了他的衣服。待到邱非看见“嘉世俱乐部”五个大字的时候,从发丝到裤腿没有一处不是湿漉漉的,他弯下腰双手置于膝盖微微喘气,待到好一会才有余力去和这里的每一件事物告别。

食堂——最好吃的菜是红烧狮子头,但是却是限量的,其他队友常常因为这个而吵起来,当然,过不了几分钟又会和好。

第二层楼梯的拐角——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叶修前辈,是活生生的叶修前辈会去嘲讽身旁队友的叶修,是在电视里报纸上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

训练室——待得最久的地方,有严厉的教练,有爱嘲讽人的叶修前辈,有爱抱怨的队友,玩的是个盗贼,玩得大大方方,也许更适合他的是骑士吧。在前面冲锋陷阵,英勇无畏。还有夹带私货的,夕阳西下时的叶修前辈的斗法小技巧。

将这些回忆通通珍藏到心底,此后不再去提起,邱非走出俱乐部,转头再望一眼那五个大字,“嘉世俱乐部”,也许是我一辈子的荣耀啊。

“邱非。”叶修匆匆从俱乐部里赶出来,“你要离开了吗?”

邱非偏过头去不去看叶修的表情,强作无谓地说,“嗯。”

“那么,你喜欢荣耀吗?”

“喜欢。”

“喜欢的话,就去尝试,总不会后悔的。我也很喜欢荣耀,我没有后悔喜欢上荣耀。”

“好。”

邱非坐车回家的时候一直在想如何劝说自己的母亲,如果母亲还是不同意的话,就说十遍,如果还不同意就讲百遍,就去讲千遍。但是不管怎么样,不能欺骗自己的本心,因为喜欢就是喜欢,想要去做什么就去尝试做,总不会后悔的。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请开始踏上这条崭新路吧,我的小队长]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