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清明明

一个很明显的邱非痴汉,每天深夜沉迷吹爆邱非。
ichu--leon,想要为他买超多的谷子。

[男神和无剑]意识流意识流意识流

无剑请自动代入你谢谢。

ooc

无脑君子吹。变态正太控。是我了。


[早安。]

[早安。]

[早安。]

一大早的,无剑就被吵醒了,外面的天色还是昏昏沉沉的。

昏昏沉沉的吗?

无剑倒是认为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怎么回事?]

无剑的脑子不足以让她反应出这等问题的答案,她也不再多去思考。

正欲躺下睡个爽,温暖的被窝等着她的临幸,哪知刚合上双眼又被吵醒。

[谁惹老娘?]

[你再吵我睡觉老子打爆你的狗头。]

[去你娘的。打个屁的魍魉我要睡觉。]

虽然脑子里已经和吵醒自己的人来了次长达八百回合的掐架以及众多不友好会被屏蔽的话组成的弹幕。


————————————————————————————————

大概是不同的角色


————————————————————————————————

君子剑

无剑强行睁开眼的一刹那瞟见了撮粉色的头发,脑中条件反射般冒出个人。

[是淑女吧?]

无剑这样想着又继续安然地睡了下去。

[喂?]

半梦半醒之间有个声音的打扰着实让人不太舒服,无剑微微皱起了眉头,在睡梦中嘟囔着。

[天还在睡觉,我们也睡觉吧。]

在好闺蜜面前,无剑一向不拘小节,认为大家一起睡觉只会更舒服更促进友情。当然,那时建立在两个睡姿好的情况下。

无剑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要不是还没有睁开眼睛,君子剑差点就以为自己暴露了。

[被手环住脖子往下带的感觉并不好。]君子剑迟钝地想着,选择性忽略自己和无剑睡在了一张床上。

无剑的睡姿算不上太好,八爪鱼似得把人紧紧缠住,脑袋还总喜欢朝奇怪的地方钻,狭小的,温热的。(悄悄说一句。无剑她,睡觉流口水的。)

温热的呼吸尽然喷在君子剑的脖子上,两个人的体温开始交融,肌肤之间的摩擦已成为了常态。

君子剑面红心跳,身体开始变得热起来了,他好像也能听见那有如打雷一样的心跳了。

君子剑使出一招鹞子翻身,挣脱了无剑的八爪鱼缠绕攻击。

他飞也似的逃离了无剑的房间,并且在自己的笔记里记下.

[无剑真的很厉害,各种意义上的。]

无剑起来之后曾多次向淑女暗示这次同床的美妙时刻,但淑女一直像是失忆了一样完全不记得,这让无剑非常受挫。

由于淑女的大大咧咧和不负责任的流言改编速度。

第二天无剑听到的版本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怪谈了。


————————————————————————————————

虎头金刀

[姐姐?]

[姐姐真是太懒了!快起床快起床!]

熟悉的吵闹声萦绕在耳畔,无论怎么去强行屏蔽都屏蔽不了这家伙的碎碎念。

无奈之中,无剑还是慢腾腾地起床了。

当然,起床换衣服这一段时间,那个吵吵闹闹的小家伙当然是被赶出门外的了。

不知道是多久答应了这孩子去逛中原的庙会的,无剑有一点点后悔自己当时的冲动。不过庙会也是很好玩的嘛,如果屏蔽一点点杂音的话。

[姐姐!!!你看糖人!!!]

不出无剑所料,他走丢了,这家伙的不稳定性颇高,不是常人所能掌控的。虽然知道他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可是心里隐隐还是有点儿担心。

毕竟这声姐姐不是白叫的嘛。

他举着个糖人,像幼儿园放学的小孩子一样迫不及待地向无剑跑来。

[姐姐!这个糖人很像我吧嘿嘿嘿。]

行为也同幼儿园小朋友经常做的炫耀这一行为相似。

[嗯。像小虎。]无剑颇为无奈地回答了这个欢喜的幼儿园小朋友。

他看了看糖人,又挠了挠头,露出种为难的表情,仿佛下定决心一样,伸出手上的糖人来递给无剑。

[给姐姐吃一口吧!]

无剑想了半天愣是没有想到从哪里下嘴,又不敢拒绝。

只是因为看着虎头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要是不吃你就是不爱我了。]

无剑叹口气,还是咬下糖人的兽耳。

虎头这才作罢,开心地啃着自己的糖人。

无剑看着虎头的耳朵,轻轻地揉了揉,满足地笑了。

(变态正太控无剑!来干!)

夕阳下渲染的颜色,显然无限地美好。无剑牵着虎头的手朝远方走去,一大一小的身影被镀上浓浓的金黄。

———————————————————————————————

真的。没了。

要是有也是玩梗了。









曦月刀

[对不起。昨天过了点火。]

无剑一脚把他踹下了床,虽然全身都很酸痛,但是作为mjj最牛逼的人,无剑有自信打得曦月刀喊爸爸。

虽然曦月刀一直叫老婆啥的?

(大快人心!)








紫薇软剑。






真没了。









困了困了。有空写写紫薇软剑xd

无剑抱住紫软就是一个技术分超高的倒悬加回转720度的一个大亲亲。bu

(是我了。)

(这种超级苏的角色很难的x)

(乙女剧情0)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