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清明明

一个很明显的邱非痴汉,每天深夜沉迷吹爆邱非。
ichu--leon,想要为他买超多的谷子。

亚瑟王和希蒂的恋(xiang)爱(sha)日常 #ooc极了# #因为喜欢就是喜欢嘛#
1. 希蒂和亚瑟王都是自由之战中的新手英雄。所以在新手局里常常出现希蒂对亚瑟王的情况。希蒂对亚瑟王很看不惯,不仅是因为亚瑟王的胜率比希蒂的胜率高太多了,还是因为……(根据矮人探险家哈比的侦察和判断,这一定就是-----人类之间的爱情!)
2. 那是一个普通而又寻常的下午,哈比一如既往地在谷里巡视,它蹦蹦跳跳的走着,草丛里不时跳出一只两只小动物,潜行者和野怪都乖乖地待在它们应该待的地方,午后的温暖的阳光总使人慵懒,想舒舒服服打个瞌睡,哈比躺在草丛边上,望着蔚蓝的天空,突然打了个哈欠,哈比伸手摘根草叶叼在嘴边,哼起了别人都听不懂的小曲“我可是世界第一探险家,我怎么可能睡…觉”哈比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强烈的睡意就席卷了它。等到它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希蒂和亚瑟王的战斗,哈比当时吓得差点撒腿就跑,可能是哈比觉得自己的小毛腿的速度感人,又或者是因为自己的隐身天赋的无所畏惧,各种原因,哈比就目睹了希蒂和亚瑟王的战斗过程。
3. 希蒂抢占先机,向亚瑟王射出了密集的箭雨,箭矢上带着冷冽的寒气,一阵寒风呼啸而过让哈比忍不住打了个抖,这如冰般的清冷箭矢那是希蒂自由之光的象征。 亚瑟王高举盾牌抵挡了希蒂的攻击,希蒂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料想到自己充满自信的一击居然会被挡住,希蒂在紧张的时候会抬起漂亮的手去把帽子拉下来,而她现在也确实做了这个动作,”为了胜利!”希蒂攥紧手上的弓开始蓄力以打出自己的最终一击,一支大箭射出,箭羽后溢出流光般的蓝色向前飞去。亚瑟王来不及抵挡被大箭直直射中,“冷。” 这是亚瑟王没失去意识前的唯一的想法,希蒂显然也慌了,想走过去帮亚瑟王驱赶寒冷,可是希蒂浑身都是冷的,越靠近就越给亚瑟王带来伤害。希蒂不敢动了,呆呆站在原地看着亚瑟王的生命一点一点消失,亚瑟王只是看着希蒂,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在生命流逝的最后一刻对希蒂绽放一个虚弱的微笑。
4. 希蒂和亚瑟王这些英雄们是受上天庇护的,拥有不死的身躯,可以等待一段时间接受上天的恢复就可以在泉水复活,拥有全新的生命,亚瑟王在泉水复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希蒂为他担心的样子,希蒂是个不爱说话也不爱露出感情的人,仿佛所有和冰有关的英雄都是如此的。即便希蒂和亚瑟王是大多时候的敌人或者偶尔 的队友,亚瑟王也从来没有见过她为谁担心的样子,别说是担心的样子了,甚至连勉强地笑容也没有。亚瑟王提起了大剑向中路支援,赶到中路的时候,亚瑟王又看见了那个熟悉和清冷的面庞,举起弓朝小兵射箭,射中小兵时会炸出不少冰屑,在阳光的照映下闪光。“为了帝国荣耀!”亚瑟王从刚才的状态中回神,托着大剑在小兵中旋舞。余光看向希蒂,发现她正在直直地看着自己,停下了剑舞行了个骑士礼说:“希蒂小姐,没事的,一点都不痛呢。”
5. 亚瑟王的尸体消失在草丛旁边时,希蒂笑了。希蒂的笑实在称不上好看,因为太久没有表情变化,似乎表情神经都偷懒了,生硬地挤出一个笑容倒是在哭一样。她也知道像亚瑟王和自己这些英雄死了会复活,可是被大箭射中的感觉没人比她更清楚,刚才亚瑟王被大箭贯穿时的鲜血沾在了衣服上,被冻结了的血在衣服上就像梅花一样好看。不想看见他,希蒂匆匆奔向亚瑟王从来就没有来过的中路,帮助队友打着,很快敌方用来防御的塔就变得摇摇晃晃,像再攻击一下就要倒了的样子。亚瑟王赶来支援,希蒂被迫退回打小兵,亚瑟王还在不停地旋舞大剑击打小兵,那么熟悉的招式,希蒂却没有忍住多看了几眼,亚瑟王显然发现了自己的行为,朝自己说他没关系的话。真是句糟糕的话呢,希蒂这样想着。却不由自主露出了个笑容,表情神经显然没有偷懒,希蒂这样笑起来很好看,像初冬的雪花遇上了三月的春风。
-应该没有完x
一条咸鱼。

评论(1)

热度(8)